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八章 談判威脅

作者:半夏微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接下來,一連兩日,吃過早飯后,祁辰就像個沒事人似的,拉著季書玄在南陽城里閑逛,仿佛她此行就只是來散心游玩似的。

    一路上,季書玄興致勃勃地給她介紹了南陽城的各種特色,兩個人逛得不亦樂乎,中午時分,祁辰在季書玄的建議下,選了一家酒樓進去吃飯。

    “這可是地道的南陽米粉,整個南陽城就屬這里做得最正宗,快嘗嘗!”季書玄迫不及待地推薦道。

    祁辰依言嘗了一口,連連點頭稱贊道“確實不錯!”

    季書玄本就是個話癆,這會兒一聽到祁辰的稱贊,立刻又打開了話匣子“那是,我跟你說啊,我們南陽好吃的東西多了,還有這個汽鍋雞,雞肉滑嫩,湯鮮味美。一會兒吃完飯我再帶你去王記嘗嘗酸角糕和麻糖……”

    祁辰今日不知是心情好還是什么緣故,竟也沒有打斷他,就這么一直靜靜地聽他絮絮叨叨地說著,時不時地還會問上一兩句,一頓飯下來,直把季書玄說得嗓子都快冒煙兒了。

    祁辰倒了杯當地的花茶給他“喝口水,潤潤嗓子吧!”

    “嗯嗯嗯!”季書玄忙不迭地點頭,“咕咚咕咚!”兩口就灌了下去。

    “紀簡的事還沒有著落,我這兩日卻一直拉著你到處閑逛,季呆子,你就一點兒也不好奇?”祁辰好整以暇地望著他。

    季書玄又夾了兩口菜,嘴里滿不在乎地說道“你拉著我四處閑逛肯定有你的理由,既然你沒有告訴我,那我又何必多問?萬一不小心壞了你的事豈不是糟糕?再說了,我們也不全是閑逛不是?”

    “哦?說來聽聽。”祁辰饒有興致地說道。

    季書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把桌上的菜盤子往里頭推了推,騰出一小片空地來,然后拿了幾只茶杯擺了個大致的位置“這兩日咱們兩個看似是在城里瞎逛,實則不然。”

    “你看,這里是古井巷,這里是飛云樓,其實說白了,咱們兩個一直在這兩個地方周圍晃悠。”

    邏輯清晰,思路明確,祁辰聽完不禁挑了挑眉“我突然發現,你也沒那么呆。”

    季書玄抬手摸了摸頭,不好意思地笑了“我這不是對南陽城熟悉嘛!”

    祁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轉而說道“這次回南陽,你還沒有回家看看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爹娘走得早,家里也沒什么親人了,回去也不過是看看那幾間茅草屋……”說到這兒,季書玄的神色有些局促起來。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去年你金榜題名,如今已然位居正四品兵部侍郎,自該衣錦還鄉才是,便是沒有親人在了,回去看看鄉鄰也是好的。”祁辰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季書玄一聽不由愣住了,怔怔地望著她。

    祁辰又幫他添了杯茶,道“擇日不如撞日,我看明日就是個好日子,禮物我已經讓南子潯給你備好了,明日一早你就回家去,多和鄉鄰們敘敘舊,嘮嘮家常。”

    “說起來,你這個探花郎也算是南陽城頭一份的了,據我所知,南陽城這么些年來,也就出了你和劉大人兩個進士,說不定劉大人聽聞你回鄉還要請你吃頓飯呢!”

    季書玄聽著聽著仿佛明白了什么,于是也不再拒絕“我明天就回家,你放心。”

    翌日早上辰時,按照定好的計劃,南子潯和祁辰帶著族長信物去飛云樓等著。兩個人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小半個時辰,在包間里坐了一會兒后,祁辰起身出去了。

    當舒云白來到飛云樓的時候,包間里就只有南子潯一人。

    “南大公子,幸會!”

    舒云白的相貌偏陰柔,看人時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就像是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一般。

    南子潯只打量了他一瞬便收回了目光,淡淡道“預謀已久的事就別說什么幸會了,你我之間也犯不著說那些客套話,因為我會惡心。”

    他這話說得極不客氣,舒云白臉色變了幾變,旋即又坐下來笑道“常聞南大公子說話最是風趣,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可惜了,我沒聽說過你,而且一見到你就讓我覺得渾身都不舒服。”南子潯微笑著說道。

    見舒云白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南子潯心情頗好地抿了口茶,“好了,為了不影響我的好心情,咱們還是言歸正傳吧!”

    “紀簡在哪?”

    “拿到族長信物我自會放人。”舒云白目光緊緊盯著他說道。

    “舒云白,談生意可不是像你這么談的,空手套白狼未免有失誠意。”

    “那你想怎樣?”

    “很簡單,我要確認紀簡在你那里,而且平安無事。”

    “可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拿到了我要的東西?”

    “我不會拿紀簡的性命開玩笑。”南子潯定定說道。

    “所以,你是要我相信你們之間所謂的兄弟感情嗎?”舒云白無不譏諷地嗤笑道。

    南子潯冷笑“至少我不會暗中派人謀害朋友的性命。”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南子潯可有可無地扯了扯嘴角,漫不經心地說道“你說,如果廖博文知道他視作至交好友的人為了能在白家埋下一步暗棋,而對他暗下毒手,他還會不會認你這個朋友?又或者說,廖家還會不會站在你舒家這邊?”

    “你威脅我?”舒云白眸光陡然冷了幾分。

    南子潯輕笑“不過是禮尚往來罷了!”

    舒云白死死盯著他瞧了一會兒,卻是倏地笑了“南大公子果然是生意人!”

    “只是你我在這里扯皮沒有任何用處,不如咱們各退一步如何?”

    “說說看,怎么個退法?”南子潯說道。

    舒云白眸光閃了閃“你先把東西拿出來,等我驗明真偽后,自會命人將人帶來,南大公子若是不放心,大可以等見到人再把東西給我。”

    “聽起來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南子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后便從袖中掏出一只不大的錦盒打開來放到桌上,只見那錦盒里裝的赫然是一只羊脂玉的扳指。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