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他是為什么來?

作者:僵尸老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壽王在得知太子妃小產后,也是沒有多大的反應。

    反正在他看來,太子瑾的不作為,才會讓人起疑呢。

    畢竟再怎么說,他也是和太子瑾做了幾十年的兄弟,對他的這點了解氣,他還是有的。

    而良王府里,良王看著蜷縮在角落里的司空嫻雅,深邃的眸子里隱隱的冷色。

    直到最后,他都沒有上前,而是道了一句,“雅兒,給你報仇的機會,終于到了。”便轉身離開了。

    也正是因為他走的急,并沒有看到角落里的司空嫻雅的眼神,好似一瞬間的清明透亮。

    太子府中,小熊氏再次醒來后,應是晚上了。

    望著紗帳外的燭燈,她呢喃輕語道“我的孩子沒有了么。”

    小熊氏嗓音喑啞,很難辯出悲喜。

    而她的這句話,也不像是在問誰。

    貼身婢女聽到動靜,趕緊把帳子撩開,一臉擔憂地看向她,“娘娘,孩子以后肯定還會有的,您此刻不該亂想,養好了身子才是。”

    還有孩子?

    小熊氏譏諷的一笑,除非她再次與他人糾纏,不然就憑著太子瑾的身子,她這輩子是不可能在有身孕的了。

    不過,那又怎么樣呢?

    通過一件事,看清了所有人,也不枉費她自己用命賭來的結果。

    “太子妃可是醒了?”

    太子瑾從外走了進來,婢女趕緊給他讓開。

    小熊氏并沒有因為太子瑾的到來而做什么,她只這么平躺著,眼睛無神地看著上面,一動都不動。

    “對不起”

    不管之前多么的氣憤,在見到小熊氏后,他的內心生出了一絲愧疚。

    畢竟當初,不是她自愿的,甚至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那件事。

    如今看著她臉色蒼白的躺在這里,又想到往日她對自己的那些好,一時間,竟讓他除去道歉外,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就這樣,夫妻二人一個躺在床上,一個坐在床邊,都默默的不吱聲。

    直到婢女把湯藥端進來,太子瑾才慢慢起身,小聲道“以后我們好好的把南陳養大。”

    他這么說,明顯的是在示弱。

    把作為男性最脆弱的一面交到小熊氏的身上。

    本以對方會動容,但誰知

    小熊氏只是眨了兩下眼,應了一句,“太子說的是。”

    她這樣的態度,就好似在太子瑾臉上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使他錯不及防的退了一步。

    “你好好休息,孤改日再來看你。”

    說完這話,轉身離開,只是那步伐,有點慌亂。

    不管怎么說,太子妃失了孩子這一事兒,讓楚帝想起了之前做的荒唐事。

    他可以不管這孩子是誰的,但他同樣的對太子瑾,有了一點點的愧疚。

    這點在后兩日里,便能證明。

    本來這后兩日,他該是追著太子瑾要結果的,但因著他的‘喪子之痛’,把這差事分給了一直把自己當路人的壽王。

    對此,壽王只想仰天大罵了。

    本來還想著看太子瑾的好戲了,沒成想竟然會落到了自己的頭上。

    可是沒有辦法啊!楚帝下的命令,他只能接受。

    可對于這件事,他完全只是等結果的人,為了讓楚帝滿意,他只能再次找到良王,讓其與他出謀劃策,好把這件事應付過去!

    至于良王是怎么應對的,暫且不提。

    再說此時的鴛鴦樓里,姬連終于見到了隨杺。

    要說起來,他在見完楚帝后,就只剩下等消息,那便是無事一身輕了。

    可怎奈何,身后一直跟著個劉策,害的他跟本就抽不開身,自是也見不到隨杺。

    今日還是隨杺相邀,把二人都請了過來。

    剛一進門的時候,隨杺就讓美人兒陪了上來。

    作為已經素了好幾天的人,劉策自是把持不住,此刻已經在旁的地方逍遙快活了。

    對此,姬連很是佩服杺爺的安排。

    如果早知道這么簡單的話,他昨日便就來了。

    沉香為二人擺弄好茶盤后,便退了出去。

    隨杺把玩手中的茶杯,幾息后出聲問道“他是為什么來的?”

    “本來這件事是交給公孫衍的,可是不知燕帝想都到了什么,在出發的前一天,竟然讓我與劉策頂替了。”

    姬連也是一臉的懵,當時他在得到圣旨后,整個人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如果是提前告知倒也罷了,可是燕帝弄的這一出,根本就讓他措手不及。

    “至于公孫衍,倒是沒有任何表示,看著也不像是犯了事兒的。”

    隨杺微撩雙眉,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個結果。

    劉策是公孫衍的門生,又是劉貴人的哥哥,這人只認錢,不認人,姬濉是瘋了,才會讓他來的么?

    還是說,這人有他們不熟知的本事?

    姬連也覺得燕帝是瘋了。

    可轉念一想,劉策在這幾日的舉動,他不禁念道“估計他來,也不過是來監視我的。”

    隨杺抬頭看向他,“你又是怎么回事?”

    一直很是低調的姬連,怎么就突然被推了出來呢?

    提到這個,姬連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最近燕國的朝堂上,好多人都莫名其妙的站在了誠親王這邊。

    這次派他來的原因,他們父子二人也猜了個大概。

    其一是因為杺爺的身份,算起來姬連與楚國也是有親戚的不是?

    其二呢,眾人都說,做為誠親王世子的他,該有所表現,所以

    他就成了打頭的羔羊了,被姬濉臨時給推了出來,好堵住悠悠眾口。

    不得不說,聽完過程的隨杺,也是哭笑不得。

    “這樣的話,姬濉豈不是要氣死了?”

    “誰說不是呢。”

    想到那日的情景,姬連微微一笑,“就連姬遙站出來,大家都覺得,不過是出使一趟,還不知結果,不該讓太子親自出馬。”

    他雖然對這件也不熱衷,但對于姬濉父子倆吃癟,他還是很愿意看到的。

    “那老王爺怎么說?”

    “他說,可能是因為之前,干旱的時候,他對百姓們做的事情,獲得了多數人的認同。”

    隨杺聽這話,知道那個時候他沒有聽勸,肯定是私下做了什么,被大家都知道了。

    對此,她表示很懷疑,“難到老王爺他不覺得,過猶不及么?”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