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231 善后

作者:臻善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溫馨提示

    還在用瀏覽器看《穿越養娃日常》嗎?你out了,書友都在用"看小說去app"看《穿越養娃日常》,百萬小說免費看,無廣告、更新快、云書架永不丟失、語音聽書更方便,點擊立即下載

    <span  style="lor:red;font-weight:bold;">>>看小說去app<<</span>

    萬隆公主這安排真是再妥當也沒有了。

    而且為了一個翩翩,她把在柯柯身邊從小伺候大的丫鬟婆子全都發落了,也確實誠心,真是讓瑾娘感念不已,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一而再的和那嬤嬤道謝,道是給主家添麻煩了。

    那嬤嬤卻道,“應該的,都是咱們該做的。說起來翩翩姑娘在山下出事,也是我們府上護持不周之過。出了這等事,公主自責不已,道是對不住翩翩姑娘。本來是特意邀請了翩翩姑娘過去玩耍的,熟料發生這種事兒,不僅沒讓翩翩姑娘玩的盡興,反倒受驚一場。”又誠摯的道,“徐夫人您且勿再說這些客氣的話了,不然真真是讓老奴無地自容了。”

    瑾娘聽這嬤嬤說話,觀這嬤嬤行事,心中真是慨嘆不已。都說由主觀仆,主家的風范在奴才上可虧知一二,這話當真一點不錯。而從這位嬤嬤身上,瑾娘不僅看到了萬隆公主謙遜得體,行事周到謹慎,御下極嚴,規矩嚴明;更從她用雷霆手段處置了溪流邊的奴仆,知曉其手腕強硬,處事果決,當真魄力非凡。

    瑾娘一時間感慨萬千,這和她印象中囂張跋扈,張狂無腦的大齊公主真是截然不同。萬隆公主真是刷新了她對皇室公主的印象。

    這人也當真是瑾娘穿越到大齊后,見識到的最有手腕和魄力的女人,是以心中倒是起了幾分結識的心思。

    不過眼下肯定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也不是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她且要打起精神應付這嬤嬤呢。

    嬤嬤道,“夫人擔心翩翩姑娘受驚,特地讓老奴帶了些上好的補品和藥材來,權作是給翩翩姑娘的賠禮。夫人您萬勿推辭,不然回頭夫人曉得老奴連這點事兒都做不好,肯定要治老奴的罪哩。”

    這嬤嬤言語風趣,說起要被萬隆公主治罪,面上惶恐,眸中卻全是笑意,可見那話真是用來搪塞瑾娘的。

    瑾娘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既然嬤嬤都如此說了,她就收下了。不過她也給青禾使了個眼色,讓青禾去準備些東西。

    稍后那嬤嬤離去,瑾娘讓人將東西拿來,那嬤嬤堅決不收,瑾娘卻說,“不是什么值錢的玩意兒,都是家里莊子上的出產。”

    說來也巧,之前她讓人在京城附近置辦田地。不想其中一個莊子里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湖,而那湖水竟還連接著一汪溫泉。

    那莊頭是個會來事的,知曉此事后就專門買了些蝦苗蟹苗放進去,還在周邊種了許多蔬菜。原本只是做個嘗試,若是成功了就給主家餐桌上添上一道新鮮的菜肴,就是不成功,也不過浪費幾十個銅板。

    誰知不管是蔬菜還是湖里的那些小東西都長得好。這不,過年時滿京城的餐桌上,都沒點綠意,偏徐府餐桌上很是有幾道清爽的蔬菜,這讓過來蹭飯的宿征等人艷羨不已,還道下一年還要來徐府住著蹭吃蹭喝。而如今天氣炎熱,蔬菜自然是不缺的,但還不到吃蟹的季節,如今的螃蟹小兒拳頭大小,遠不到上桌的時候。那莊子上送來的蟹卻都長的好大個,而且膏肥脂滿,當真是一道美味。

    瑾娘就說,“這螃蟹莊子里送來不少,碰巧嬤嬤今日過來了,就帶些回去給公主和柯柯嘗嘗鮮。這也不是什么貴重東西,也就是吃個新鮮。你可別再推辭了,不然我倒是不好收下你特意送來的補品和藥材了。和那些東西相比,這些且不值幾個錢,勞煩嬤嬤代公主收下吧。”

    那嬤嬤明顯被瑾娘的話說的意動。萬隆公主千金貴體,口味也有些刁鉆。偏如今正是盛夏時節,天熱的下火,公主更沒胃口。雖說是住在京郊避暑,情況遠比在京城好許多,但公主的食量比之春秋時明顯差了不少。

    身為萬隆公主的奶嬤嬤,這嬤嬤是把公主當親閨女看的。雖然這么說有些放肆,但對待公主的心不假,那真是處處都想要公主稱心如意的。也就是因此,嬤嬤猶疑過后就收下了那一簍子螃蟹,這物件確實新鮮,指不定就能讓公主開懷,能多吃兩口呢。

    等那嬤嬤要走了,瑾娘又陡然一拍額頭,想起一件事。她早先讓人往柯家在京郊的別莊送信,道是明天親自去拜訪。她拜訪的目的也簡單,就是想讓萬隆公主幫著善后。

    畢竟“涉事”的丫頭婆子,都是柯柯身邊的得用人,那都不是她一個外人可以處置的。所以她想曲線救國,讓萬隆公主出面應對。

    可她這計劃才剛開了頭,那邊人家已經把事情處置妥當了。那她還有必要去柯家的別莊么?

    瑾娘想了想就和那嬤嬤說,“也是我心急,慌里慌張的就讓人送了信過去。不過嬤嬤此番過來,我這心也安了。那我明天且不去叨擾公主了,若是公主有瑕,待公主回到京城,我必定帶著翩翩去給公主致謝。”

    老嬤嬤接連應了兩聲好。

    他們過來徐府時,倒真是遇見了一輛馬車相對而來,那時她還納悶,狐疑這天都黑了,還有何人如此急慌慌的出城,又有什么天大的事兒,需要人冒著風險趕這一趟路,卻原來那竟是徐家派去自家莊子上送請帖的。

    嬤嬤心中念叨這個問題的時候,瑾娘也在嘀咕怕是這次派去柯家別莊送請帖的乃是個生面孔。不然依照梧桐秋雨方才所說,送他們過來的是李和輝身邊的王叔,王叔隨李和輝來過府里多次,府里一些常在外邊奔走跑腿的面孔他能認個不離十,若是今日去送請帖的是熟面孔,肯定就不用再跑這一趟了。

    但如今再想這些都晚了,瑾娘只能再客氣的說一句,“給貴府添麻煩了。”

    送走那嬤嬤,瑾娘出了花廳,回了內室,就見徐二郎還在等她。他斜倚在床頭,手中拿著一本書,漫不經心的翻看。見著她進來,就把書本合攏隨手放在一側的床頭柜上,招呼瑾娘過來休息。

    瑾娘脫了衣衫上了床,躺在徐二郎懷中后,才把那嬤嬤的來意都說了一番。

    徐二郎全程沒有說話,只聽她念叨。舒爾瑾娘說,“但愿柯柯不會記恨翩翩。”

    “嗯?”

    “萬隆公主為了幫翩翩善后,把柯柯身邊從小伺候她的丫鬟婆子都處置了。那些婆子和小丫頭且不說,總歸和主子情誼不會太深厚,但那兩個大丫鬟,怕是和柯柯主仆情深。如今因為翩翩遭難,萬隆公主將她們也發落了,難保柯柯心中不會起芥蒂。”

    徐二郎就道,“小孩子家家的事兒,合則來不合則去,沒什么大不了。”

    瑾娘在黑暗中掐了他一把,這男人,在他心中就沒有大事兒。可對于翩翩這個年紀的小姑娘來說,就是小姐妹之間鬧矛盾都足以讓她們食不下咽,精神萎靡。更何況這次更嚴重,說不得柯柯遷怒上翩翩,兩人就絕交了呢。

    翩翩進京后,這么長時間才交了三個關系親厚的小姐妹,柯柯就是其一。雖然兩人認識時間最短,但頗有傾蓋如故的感覺。比之早先認識的兩個小姑娘,翩翩和柯柯明顯更聊得來。若是這段友誼因為這點矛盾中止,連她這個局外人都會覺得可惜。

    瑾娘念念叨叨的,不知不覺就說的多了。舒爾,她聽到頸側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瑾娘透過昏黃的燈光看去,就見徐二郎雙眸微闔,面容安然,竟是已經睡熟了。

    這人……她這邊擔心他的胞妹,擔心的眉頭都要擰出疙瘩來了。他倒好,跟沒事兒人似的,這就呼呼睡著了。

    真是,氣死她了。

    瑾娘伸手又要卻掐他的腰,可手都放上去了,她又輕哼一聲,“看在你明天要早起去衙門的份兒上,今天就放你一馬。”

    話落音她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不過幾息功夫,也抿著嘴巴睡著了。

    興許翩翩的事情真讓她操心,所以即便睡著,她小臉也繃著,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看得睜開眼的徐二郎悶笑不已。

    片刻后,他輕聲嘀咕了一句“庸人自擾”,然后撫平瑾娘眉間的褶皺,將她攬在懷里睡過去。

    翌日瑾娘起身,徐二郎已經不在跟前了。

    這是常態,瑾娘都習慣了,所以沒什么值得吃驚的。

    她用了早飯,處理了府里的一些事情,又陪著榮哥兒玩了片刻,覺得時間不早了,就讓丫鬟去前邊看看,瞧瞧翩翩幾個下課沒有。若是錢夫子還給她們上課,就在外邊稍等等,若是已經下課了,就將幾個姑娘都帶來。

    青苗去的巧,他到了書齋處錢夫子正好從里邊出來。青苗趕緊見禮,錢夫子見狀沒說什么,點頭就走了。

    倒是錢夫子身后的翩翩三人,原本還不緊不慢的收拾手中的書本,結果一聽見青苗的聲音,三人就顧不上了,趕緊開口問青苗,“是不是娘親/嫂嫂/嬸嬸尋我們?”

    青苗笑道,“是,夫人讓三位姑娘都去翠柏苑呢。”

    翩翩就急慌慌的道,“那趕緊走吧,別讓嫂嫂等急了。”說著話她已經出了書齋的門,三兩步就下了臺階。

    長樂見狀趕緊喊她,“小姑姑你的書桌還沒收拾呢?”

    “讓梧桐收拾吧,我急著去見嫂嫂呢。”

    長樂聞言,更加確認昨天確實有事兒發生。不過誰讓她和小魚兒年紀小,沒資格知道究竟呢。

    這讓長樂挫敗不已,但很快她又打起精神,義正言辭的和翩翩說,“不可以。小姑姑你忘了咱們第一天上課夫子立下的規矩了么?書桌上的所有東西,必須咱們自己打理,不能讓任何人幫襯。小姑姑你快回來,左右不過收拾書本,涮涮毛筆的事兒,幾息功夫就完成了,小姑姑你快點善后,不然今天的事兒傳到錢夫子耳里,我和小玉兒都要跟著你受罰。”

    小魚兒心有戚戚的點頭,對啊對啊,小姑姑快過來收拾東西吧。不然讓錢夫子知道她們陰風燕尾,她和姐姐可是要被牽連的。

    錢夫子雖然不罵人也不兇人,但是他愛罰人抄書啊。但凡做錯時,就是五本書起步。她這小胳膊沒多大力氣,抄五本書真的能丟掉半條小命的。

    在長樂的殷勤勸解,和小魚兒的心有戚戚中,翩翩無奈的嘆了口氣,終于還是回了書齋,把自己書桌上的東西都收拾妥當,然后才領著兩個小的出去。

    不過鑒于她收拾東西時心不在焉,涮毛筆時墨水濺到了袖子上和領口處,所以她現在還得先回自己院里換衣服。

    翩翩此時忍不住嘀咕,“人倒霉起來,真是喝涼水都塞牙。”

    小魚兒看著小姑姑淡青色繡纏枝花紋的素雅長裙上,落了兩滴黑墨水,很認同的點點頭,“小姑姑是挺倒霉的。”不過這也怪小姑姑今天老走神,不僅上課聽講不專心,總是開小差,為此被錢夫子盯了好幾眼,就是涮毛筆時,她也皺著眉頭想事情。她這么心不在焉,她不倒霉誰倒霉?

    小魚兒搖頭晃腦,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教訓翩翩說,“小姑姑你長點記性吧,以后做事情可不能三心二意了,不然就像今天一樣,又是被夫子念叨,又是污了衣衫。”話及此她還小大人一樣的頻頻點頭,“小姑姑如今這下場,都是報應啊。”

    翩翩……

    翩翩柳眉一豎,掐腰看著還不到她腰肢處的小人,“小魚兒你剛才說什么?姑姑剛才沒聽清,你再給我說一遍。”

    小魚兒兩只小胖手趕緊捂住嘴,禍從口出,禍從口出,這話一點不假。

    哎呀,她剛才只顧著“教導”小姑姑了,卻忘記了人不能得意忘形這個道理,看吧,如今報應來了。

    小魚兒搖著頭,吱吱嗚嗚的道,“我剛才什么也沒說。”

    翩翩冷笑,“可我聽見有人說我這都是報應,難道是我聽差了么?”

    小魚兒黑漆漆的眼珠子滾來滾去,明顯做賊心虛。忽的,她趁翩翩不注意,一溜煙從她身邊跑過去。

    翩翩想伸手抓她,偏這小姑娘泥鰍似得,很快就在長樂的護持下跑遠了。

    “小姑姑笨笨,抓不到我。小姑姑以后真的不能三心二意了,不然連我這個小孩兒都抓不住,那太羞羞了。”

    翩翩“……”

    。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