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230 自找的

作者:臻善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徐二郎覺得自己挺冤枉的,他又不是李和輝肚子里的蛔蟲,如何知道李和輝對自己妹妹什么想法。

    不過話說回來,李和輝和翩翩見得次數有限。就是見了面,也說不上兩句話,如此景況下,李和輝那小子是怎么看上翩翩的?

    徐二郎覺得頭疼,可他想著,此刻怕是李和輝比他更頭疼,就不由輕笑起來。

    瑾娘更惱了,“你還笑得出來?你不看翩翩都快哭了。”所以你這哥哥真是親的么?妹妹都這般難過窘迫了,你還笑,這是塑料兄妹情吧?

    徐二郎見妹妹果真哀怨的看著他,趕緊斂了笑意。他不慣說那些安慰人的話,更何況妹妹被人看了去,他這個兄長妹妹都尷尬。所以與其讓翩翩繼續難堪,他且先避著點,去前邊吧。

    徐二郎就說,“炎亭還在前院花廳,我去見見。”

    那這也是正事,瑾娘就沖徐二郎揮揮手,“快去吧。”最好再探探李和輝的心思,看他馬車上說那話到底是心血來潮,還是早有此意。

    若真是心血來潮,想充當一把救美的英雄,那就沒必要再提“求娶”的事兒了。可若是早有此意……早就對翩翩有了心思,卻還能說出那種話,那這人的情商絕逼是不及格的。

    你在當初那種情況下,直接給翩翩表白,也比說什么亂七八糟的強啊。還要提翩翩善后,嘖,大善人沒當上,倒是把自己坑了吧?

    瑾娘看透了李和輝的心思,卻沒準備說給翩翩聽。

    小姑娘情竇未開,還不懂這些呢。她委實沒必要此時在翩翩心中點播上種子,不然等翩翩有小兒女的情思了,還不得滿心滿眼都是李和輝?

    這可不行!女兒家太主動,就掉價了!

    瑾娘心中琢磨著,偏偏這事兒究竟該怎么處置才好。那頭徐二郎已經見到了李和輝。

    李和輝魂不守舍的喝著茶,手里做著撇清浮沫的動作,可那動作卻凝固在半空中,許久不見動一下。

    徐二郎輕咳一聲,才讓李和輝回了神。他先是怔忪的看向徐二郎,好似忘卻了時間空間,對突然出現在此的徐二郎很驚訝。

    可隨即回神,他就忍不住朝徐二郎身后看去。

    徐二郎見狀,心中莞爾。炎亭裝的好,連他都沒看出他的心思,如今么……這可太直白了。

    徐二郎就道,“翩翩在翠柏苑由她嫂子陪著,她落水嚇的不輕,又有毒蛇那一樁烏龍,委實受了驚。如今瑾娘請了大夫給她診脈。”

    “哦……哦。”李和輝嗓子梗了梗,不知道說什么好。

    徐二郎卻徑直說,“我聽翩翩說,是你碰巧去京郊別院,正好救了她。炎亭,多謝你了。”

    說著話的時候,徐二郎起身鄭重沖著李和輝作了一揖。李和輝忙不迭起身,連茶盞都忘了放,以至于里邊的茶水全都跑了出來。索性茶盞里邊的茶水也不多了,不然衣衫肯定要沓濕大半。

    李和輝手忙腳亂的將茶盞放在桌上,一邊又連忙錯身,避開了徐二郎的禮。他嘆氣,“你也知道了,那都是烏龍一場,就是沒有我出手援助,翩翩也會無事。既如此,這救命之恩就不存在,你還沖我行禮,這不埋汰我么?”

    徐二郎卻神色鄭重道,“話不是如此說。這是碰巧那蛇無毒,翩翩有幸逃過一劫。可若那蛇當真有毒呢?當時在場中所有人身上都無解毒的丹藥,也無急救的本領。若非你及時出現,翩翩此時怕已喪命。我這一禮實是你該當的,一來謝你關鍵時刻出手相助,二來謝你將陛下賜予的諸多丹藥分潤給翩翩。炎亭,多謝你了。”

    李和輝趕緊又攙扶他起來,徐二郎這才直起腰。

    李和輝就羞愧的道,“你謝我大義相助,卻不知我是存了私心的。”

    早就從翩翩那里得知事情原委,亦明白了李和輝對翩翩的心意,那李和輝所說的私心為何不難體會。只是徐二郎還是裝出不明白就里的模樣,疑惑的看著李和輝說,“愿聞其詳。”

    李和輝也不知道徐二郎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不過他猜想,遇到那種事情,翩翩肯定很尷尬。那事她肯定只會說給她母親和嫂嫂這種女性長輩聽,至于父兄,她肯定不會說的,頂多就是由嫂嫂和徐母轉述給當家的男人。

    而他方才不過飲了一盞茶,一盞茶的時間,翩翩頂多將此事告知士衡的夫人。至于士衡,肯定是來不及知道的。

    想到這里,李和輝心中松快許多。但也只是一瞬間,下一瞬他的面色又變得為難起來。

    他心儀士衡的妹妹,這話當真不好說出口。但不說不行,畢竟不管是嫂夫人還是士衡,都是成年人,他們不會如同情竇未開的小姑娘一樣,聽不懂他早先在馬車中說那話的意思。而與其讓士衡聽那傳了兩三道口的消息,不如他坦白說更好。畢竟,這樣一來他才更有誠意些,興許……就能娶到心儀的姑娘了呢?

    如此一琢磨,李和輝終究是赧然的將事情一一交代了。對翩翩落水走光一事,他簡單略過,但意思卻交代清楚了。至于馬車中的話,他更是一字不落的背出,就唯恐落下了那里,事后被士衡知道了,再說他不心誠。

    可就是把馬車中的話全說出來,才顯得他更不心誠吧?

    畢竟那他言語,可是有非常明確的,誘拐小姑娘的嫌疑的。

    此時李和輝真真后悔起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一時沖動說錯了話。

    徐二郎聞言,眉頭凝成了疙瘩。他倒是沒追究李和輝有意誘導翩翩結親一事,只是嚴肅的問,“炎亭是當真想平息謠言,不讓翩翩被千夫所指,才想要娶翩翩過門,還是當真對翩翩情有獨鐘?”

    要李和輝承認他對好友的妹妹心存覬覦,等于把他的臉皮扒下來。如同他這般好顏面的“君子”,那真是很難忍受的事情。不過事到如今,李和輝只求好好表現,好讓未來的舅兄對自己沒有那么大的成見。

    因而他站起身老實回答,“我對翩翩,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徐二郎露出個牙疼的表情,“既如此,你就光明正大表明心意,亦或者請官媒來求娶也成,何故拖拖踏踏,還搞出個要大義相幫的名頭?”

    李和輝面紅耳赤,也覺得自己是失策了。可已經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來了,如今他只求一個改過的機會。

    李和輝就如此說了一番,徐二郎聞言卻笑,“這話你跟我說沒用。一來翩翩的親事有瑾娘和我娘看著,我且插不上手;二來,關鍵還是要看翩翩的意思。”

    先不說瑾娘和徐母如何,只說翩翩……翩翩已經明確拒絕了啊。

    如果此時他再和翩翩說,早先那時心情激動之下說錯了話,實際上他想娶她的心思不假,那翩翩會作出何種反應?

    最有可能的是,翩翩會覺得,這是他能想出的,讓她不受流言蜚語影響的辦法。終歸只是一句話,他還是想幫她。

    那作為一個善良有原則的姑娘,翩翩會去坑他么?

    明顯不會的。

    人家一番好意,翩翩心領就是,記著這份恩情就是。但是讓她真個去坑人,抱歉做不到啊。

    李和輝也想到了這個可能,所以臉色都頹敗了幾分。他念叨,“真是一步錯步步錯。”

    徐二郎聞言朗笑出聲,聲音中都是毫不遮掩的幸災樂禍,“那也是你自找的。”

    李和輝如同胸口中箭,面色更頹敗了。

    如今求娶翩翩的事情已經成為不可能,也沒有了回轉的余地——最起碼在這事情淡化之前,是絕對沒有回轉余地的。如今他只能慶幸,翩翩年紀還小,情竇未開,徐家家風門門風都好,不會貿然替她定下親事。那他就還有時間……且再等兩年,他再來求娶。

    李和輝離開時,滿心絕望,卻又滿心希望。

    徐二郎送他出門,見他出神的表情,愈發牙疼了。

    他對李和輝和翩翩的事情持不贊成也不反對態度,畢竟李和輝能被他視為知己好友,人品肯定過關。他才華橫溢,前途遠大,潔身自好,這都是他的加分點。但話又說回來,莊郡王妃不喜他,勢必對他以后的妻子多幾分苛責,若是婚后李和輝不能分家,那徐二郎也斷然不會送妹妹進火坑去受苦。

    所以整體來說,這門親事不好不壞,他不贊成也不反對。如今且坐觀其變化,看事情究竟能進行到哪一步。

    送做了李和輝,徐二郎轉頭就回了翠柏苑。

    此時瑾娘已經安撫好翩翩,并讓人送她回去洗漱了。

    徐二郎回來時,瑾娘正在寫送去柯家的帖子。她準備明天親自去柯家一趟,翩翩這件事,非得好好善后不可。

    徐二郎進門后,就站在她旁邊,看著她忙完這件事,安排人把帖子送出去,才牽了她的手往內室走。一邊走徐二郎還把李和輝表明心意,想要求娶的事情說了。

    瑾娘聞言眉頭皺起,“你是如何回復他的?”

    徐二郎就把他的應答說了說,誰知瑾娘聽著卻不滿意了。甚至沖著他冷哼了好幾聲,“我知曉你懂他的為人,覺得他好人才,翩翩嫁給他不虧。但這只是你站在男人的角度的看法,我的看法卻與你全然不同。”

    徐二郎擺出耐心傾聽的姿態,“夫人慢慢說,愿聞其詳。”

    呵,你這姿態,讓我好生氣啊。

    瑾娘又瞪了徐二郎一眼,這才不緊不慢道,“先不說別的,只一點他既然心儀翩翩,就該斷了和那些閨閣千金的相看才是。一邊相看著老郡王妃給他安排的人選,一邊又惦念著翩翩,他這事兒做的可不地道了。不僅對那些同他相看的姑娘不公平,就是對翩翩,也是一種褻瀆。”

    徐二郎還真沒考慮過這點,興許是男女觀念當真相差極大,他只想著李和輝人品才華皆好,完全可以托付終身,卻忘了女兒家素來性情纖細敏感,他們或許不在乎夫婿是否貌美才高,卻一定在乎那人對她是否全心全意。

    而李和輝早先的相看,這可讓他“渣男”的本質暴露無疑。所以也難怪瑾娘一提這就皺眉,一副不認同的模樣。

    徐二郎覺得瑾娘有些小題大做,可事關唯一的妹妹的親事,他還只能慎重慎重再慎重。所以他道,“具體如何還看以后。他像是吃夠了教訓,回頭肯定會反思改過,咱們且觀后效。若是他能把這些都改了,再說其他。若是不能,這事不提也罷。”

    “這還差不多。”

    晚上早早用了晚膳,兩人準備休息,誰知此時府里的下人來報,道是翩翩姑娘身邊的梧桐和秋雨回府來了。兩人還領著一個體面的婆子,看穿著打扮富貴的很,就是比一般人家的老夫人也氣派的多的多。

    瑾娘聞言和徐二郎對視一眼,心中各有思量。

    去傳喚的下人很快領了梧桐秋雨過來,一番見禮后,瑾娘才曉得面前這個面龐白皙帶笑,體態略微豐腴,年約四旬,看著就是比管家老太太們還要氣派的嬤嬤,乃是柯大人的發妻萬隆公主身邊的奶嬤嬤。

    那這可是萬隆公主的心腹了。

    瑾娘更加看重幾分,連忙讓人看座。

    那老嬤嬤禮讓了兩次,才淺淺的坐了半個屁股,當真是非常規矩又謙遜的模樣。

    這嬤嬤的來意瑾娘暗中猜測了一番,沒想到還真讓她猜對了。老嬤嬤確實是奉了萬隆公主的命而來,為的就是今日翩翩在溪流邊遇險,名節有損一事。

    那嬤嬤道,“公主已經將今天涉事的所有丫鬟婆子,大部分送去專門供奉先太妃的廟門中,以后青燈古佛,伺候先太妃英靈。另有兩人乃是跟著家中大姑娘一起長大的丫鬟,情同姐妹。大姑娘不忍她們小小年紀,落得剃發為尼的下場,特意為她們求了兩門親事,明日就將她們遠遠的發嫁出去。她們老子娘都在家中的世仆,兩個姑娘機靈,不會說些不該說的話。”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