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291章 甜酸

作者:姚霽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輕輕咳嗽了一聲,紅藥移開視線,不大自在地拿手指戳著食盒“那件事么,我自然是愿意的。傻子才不樂意呢。”

    歇一拍,又笑“反正我就一個人,又沒個至親,我自個兒說行便行了。”

    徐玠此時已然將白筋挑凈了,正推著碟子到她跟前,半垂著的眼簾,掩去了那幽深的眸光。

    “你不還有我呢么?”他的聲音很低,似流過耳畔的幽泉。

    紅藥拿起橘子,還沒吃,心間忽然一酸。

    “你是你,我是我。”她悶悶地道,一口咬掉半個橘子。

    甜中帶酸的汁水,迅速溢滿了她的唇齒。

    可真……酸啊!

    特別、特別地酸!

    眼眶里忽然便蒙上了潮氣。

    紅藥眨眨眼,沖徐玠一撇嘴,甩出個跟哭差不多的笑“什么甜橘,都快給我酸死了,一點兒不甜嘛!”

    徐玠一直低著頭,并未瞧見她的異樣,聽她言辭鑿鑿,以為這橘子真的酸,也不敢看她,只奪手去搶她手中剩下的半個,語聲同樣有些發悶

    “那你快別吃了,下剩的都給我,我馬上再給你剝個甜的。”

    紅藥側身躲開他,趁勢將另半只橘子塞進嘴里,鼓著嘴巴含糊地道“我自己來,不用你。”

    一面說話,一面揀起一只紅橘,惡狠狠一用力,剝去了外皮。

    索性酸死得了。

    她想著。

    破罐破摔地,又好像是恨聲惡氣地,也沒去挑什么白筋黑筋,剝出來一個就直接吃。

    眼眶子里的潮氣又來了,從里到外地漫著。

    紅藥吸了吸鼻子,忽然覺得不對。

    分明該是眼睛酸得難受,可她酸的,卻是心。

    這是怎么回事兒?

    鼓著腮幫子,將滿口酸甜的果汁咽下,紅藥的水眸中一片迷蒙。

    徐玠呆呆地看著她。

    不知何故,那雙濕漉漉的眼睛,讓他覺著,紅藥像是在發狠。

    這是被橘子酸出氣了?

    可既然酸得很,那她怎么還在一個接一個地拼命吃?

    徐玠不敢攔她,欲要問,又被她盈淚的長睫弄得心慌。

    也或許,是情怯罷。

    他頭一次對自己的判斷生出了疑惑。

    會不會是他想得太美了?

    會不會他以為水到渠成的一切,實則并不會那樣順利?

    更有甚者,會不會她……根本無意?

    天爺祖奶奶,求求您了,千萬別是最后一個,老夫這身子骨兒受不了哇。

    徐玠拼命禱告著,一顆心卻是忽上忽下地,越是禱告,越是患得患失。

    尚未待他將心緒理清,車身陡地一震,原來是國公府到了。

    他只得按下心思,先行下了車。

    紅藥也沒要他扶,自個兒蹦了下來。

    徐玠此時已然失了方寸,竟也沒敢多問,只悄眼向她面上細細端詳。

    眼圈兒還有點紅,神色倒是還好,也不知她是不是還在惱著那些酸橘子。

    下車之后,各懷心思的二人自儀門而入,世子夫人常氏正立在門邊,長長的湘裙迎著風,柳煙般鋪散著。

    “等了你好一會兒了,總算把你到了。”她笑盈盈地走來,攜起紅藥的手,似笑非笑的眸光,往徐玠輕輕身上一掠

    “五爺辛苦,主動替我們走了這一遭,不然哪,我就親去皇城外頭迎我們二妹妹去了。”

    紅藥一怔,下意識略掉了那聲“二妹妹”,只問“夫人原打算親去接我的么?”

    常氏掩袖笑道“可不是么?馬車都快出門兒了,徐五爺偏說有要事與你說,單趕了駕小騾車去,我只好又回來了。”

    原來真有馬車啊。

    原來,她真的可以“閃亮離城”的啊。

    紅藥袖中的手絞得緊緊地,以防忍不住捶死那個瘸子。

    都怪這人,把她的好事兒都給弄沒了。

    好氣哦!

    徐玠一臉訕笑,抬手摸了摸脖子。

    怎么忽然間地這后脖子就有點兒涼呢?

    許是今兒穿少了罷。

    攏緊身上的玄色大氅,徐玠毫無被某貴女記恨的警覺,笑嘻嘻地道“我就是個粗人么,這種跑腿受累的活計自然就得由我來不是?”

    常氏含笑瞥他一眼,故意將紅藥往身邊拉了拉,漫聲道“徐五爺,我倒想問您一聲兒,您是從哪兒瞧出來我們國公府缺了跑腿的人的?”

    她一臉“別演戲了你已被我看穿”的神情,面上的笑容漸漸加深“不說別人,從世子爺往下這一溜的爺們兒,今日可都在家等著認小妹妹呢,他們就不能跑這個腿了?”

    徐玠“嘿嘿”笑著不說話。

    自個兒的媳婦,當然要自個兒接回家,他可不樂意把這差事交給別人。

    尤其是蕭戟!

    這廝太可氣了。

    你說你好好一男的,身板兒那么好、模樣那么俊,算怎么回事?

    就不興長丑點兒么?

    當然,在他徐五郎的推動下,這家伙眼瞧著就要娶親了,且方才常氏也改口叫紅藥“二妹妹”,往后蕭四與紅藥就是兄妹關系,斷不會再生別事。

    可是吧,認親宴一日不擺,警鐘就必須常鳴。

    這么好的姑娘,從上輩子一路跟到了這輩子,他徐玠是絕不會放手的,必須抱回家,而任何可能的阻礙,也都必須鏟除……

    呃……蕭戟好像他鏟不太動。

    徐玠咳嗽了一聲。

    那就不鏟除,繞開便是。

    總之,自家媳婦自家看好,弄丟了可沒處哭去。

    紅藥哪知徐玠所思,此時正與常氏說話。

    “今兒出來得遲了,讓您久等,是我的不是。”她客氣地道。

    常氏搖手直笑“哎呀,你可別這么客氣,一家子人,可別說兩家話。”

    她彎著眸子,目中有著真切的歡喜

    “母親上回從宮里回來,就叫人把你的院子收拾出來了,那院子叫曉煙閣,就在湖邊兒上,旁邊還有一片杏林,等過上些日子,那杏花開了,真真好看得緊。”

    紅藥聞言,心頭微暖,忙笑道“多謝夫人……”

    “叫大嫂。”常氏立時糾正了她,杏眼里含著笑,像春風吹皺的湖水。

    紅藥一時有些羞赧,心中亦拿不定主意,不由自主地向徐玠瞥了一眼。

    腦瓜子不夠用了,劉瘸子快來救駕。

    紅藥以眼神如是說道。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