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935 恐怖的女人

作者:撫琴的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縣城西邊確實有個亂墳崗子,一到晚上紙錢亂飛、烏鴉亂叫,實在不是個什么好的去處。

    神秘人將牛二蛋約在這里,顯然不安好心。

    好在牛二蛋并不在乎丁菲的死活,讓魏子賢頂著上就行了,順便看看對方到底是誰,綁架丁菲的目的又是什么?

    而在另外一邊,魏子賢也馬上出發了。

    魏子賢調了許多的人,足足出動了一千多名衛兵,各個手中都持著槍,今晚一定要把那個家伙繩之于法、斃于槍下!

    在牛二蛋到達亂墳崗子不久之后,魏子賢也領著眾人到了。

    一支氣勢磅礴的隊伍,幾乎將整個亂墳崗子給包圍了,殺氣騰騰、浩浩蕩蕩,牛二蛋看了卻是暗暗叫苦,心想魏子賢啊魏子賢,你就這么大張旗鼓地來嗎,對方怎么可能還會現身,好歹做個偽裝和埋伏啊!

    但沒辦法,魏子賢已經這么做了,牛二蛋只能躲在一邊偷偷觀察。

    亂墳崗子挺大,一般是窮人,或是沒有主的,才把尸體埋在這里,一座又一座的墳包,在黑暗中顯得尤其可怕。牛二蛋躲在亂墳崗子外圍的某株槐樹后面,盯著圈子里的一舉一動。

    帶了那么多人過來,魏子賢當然不會害怕,甚至還一腳踩在某個墳包上,大剌剌叉著腰說“哪個王八蛋綁走了我的女人,快給老子出來,跪下道歉的話,我還能饒你小子不死!”

    北風呼呼刮著,回應魏子賢的只有烏鴉“哇哇”的叫聲。

    牛二蛋嘆著氣想,你都這樣子了,人家怎么可能出來,白白浪費了一個埋伏的好機會啊。

    “媽的,已經十二點了,怎么不見有人過來,難道牛二蛋那家伙騙我?”魏子賢嘟囔著說“給我搜,附近都搜一下!”

    眾人聽令,立刻沿著四周搜尋起來,搜得倒挺細致,就連牛二蛋都不得不藏到樹上。

    “報告,沒人!”

    “報告,沒有發現……”

    “報告……啊!”

    正當一系列“報告”漸次響起的時候,一聲慘叫猛然突兀地響起,引得所有人都朝著聲音來源處看去,緊接著又是“啊啊啊”一連串慘叫聲響起,某個方向的衛兵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一倒下。

    他們是死是活,沒人知道,就看見一道白色的影子正在墳圈子里來回穿梭,一會兒穿到東邊,一會兒穿到西邊,無論白影穿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人便都倒下,再無蹤跡。

    “小心!小心!”

    有人大叫著,接著端起槍來,四周的人也都端起槍來,想要瞄準那個白影。

    但是不行,白影的速度實在太快,他們根本就瞄不準,如果貿然打出去,死的肯定會是自己人。

    魏子賢卻不理解,站在墳圈子中央大叫著“打啊,打啊,你們在干什么!”

    白影越來越快,在各個方向穿梭,一聲又一聲的慘叫響起,一個又一個的衛兵倒下,就好像某個魔王正在人間肆虐,根本沒人是這個魔王的對手。

    這樣下去的話,非得所有人都死在這里。

    就連藏在樹上的牛二蛋都吃驚不已,他一向覺得自己實力挺強,但和這個白影一比,實在差得遠了。

    “啊……”

    一道驚慌失措的聲音響起,有衛兵突然丟下槍逃走了。

    就好像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樣,一旦有人這么做了,必然會引發羊群效應。

    “啊……”

    越來越多的人驚聲尖叫,然后沿著各個方向逃竄,這都什么時候了,誰還在乎魏子賢的死活,自己保命要緊!不能怪他們不忠誠,這也是人性的本能了,誰家沒有老婆,誰家沒有父母!

    也就那么幾十秒的功夫,四周的人便都沒了影子,只剩一具又一具的尸體躺在地上。

    還有站在整個墳圈子中央的魏子賢。

    魏子賢怎么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一雙腿開始瑟瑟發抖起來,一張臉也慘白如紙。

    藏在樹上的牛二蛋同樣驚駭不已,這個人竟然以一己之力戰敗了一千多人的隊伍,委實太可怕了一點,自己百分之百不是對手!

    魏子賢突然撒腿就跑。

    他哪里還敢繼續呆在亂墳崗里,當然是要離開這了!

    雖然他很惦記丁菲,但是面對可怕的一幕,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說。

    魏子賢的速度非常快,這時候就能看到他潛藏在身體里的運動基因了,那簡直是疾步如風。可惜他這陣風,還沒跑多久就停了,因為他狠狠撞在某個東西上面,接著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誰?!”

    魏子賢猛地抬頭,接著就是一聲尖叫,他看到一個一身白衣、長發飄飄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正一臉陰惻惻、陰森森地看著他。

    “鬼啊!”

    魏子賢大叫著,渾身上下哆嗦不已。

    “你不是讓我出來嗎?”白衣女人陰沉沉道“我出來了,你要怎樣?”

    她的聲音又尖又細,是個女人的聲音,但又聽著無比怪異。

    別說魏子賢了,牛二蛋的一顆心都砰砰直跳,心想這就是約自己出來的那個人嗎,她是誰呢,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魏子賢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我叫牛二蛋來的,你來干什么?”白衣女人又沉沉地問。

    “他……他說丁菲在這,我就來了!”

    “丁菲是在這里,你想干嘛?”白衣女人冷笑著,突然單腳狠狠一踩地面。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地上竟然裂出個大洞來,一具黑漆漆的棺材突然出現在魏子賢的眼前。

    “你想干什么!”魏子賢咆哮著“我可是魏老的孫子,你別亂來!”

    白衣女人卻是冷笑一聲,接著單手狠狠一拍棺材頂部,棺材蓋子便“咔嚓”一聲四分五裂。

    棺材里面竟然還躺著一個人,四肢都被綁著,嘴巴上也蒙著塊布,可不就是丁菲嗎?

    白衣女人竟然把她藏在棺材里面,還深埋于地下,是怕她死得不夠快嗎?

    丁菲還沒有死。

    白衣女人一把將丁菲拽了出來,將丁菲舉在空中,沖魏子賢說“你想救她是嗎?你帶來的人死得死、跑得跑,我看你怎么救?”

    丁菲“嗚嗚嗚”地叫著,顯然恐懼、害怕到了極點,雙腿也在不斷地撲騰著,希望魏子賢能救自己。

    但是現在,魏子賢都自身難保了,哪里余力去救丁菲?

    “我不救她啦!”魏子賢直接尿了出來,褲襠處潮濕一片,人也哭著說道“我錯了,你放過我吧……”

    白衣女人把丁菲往地上一丟,接著一把掐住魏子賢的喉嚨,冷冷說道“就算你是魏老的孫子又怎么樣,我想要你的命也是易如反掌!”

    放眼整個炎夏,敢說這種話的人可不多。

    這得要多強的實力,才能不把魏老放在眼里面啊!

    “是……是……”魏子賢哆哆嗦嗦,人都快嚇得昏過去了,“你放了我,我馬上走……”

    “想走?來不及了!”白衣女人掐著魏子賢的喉嚨,將魏子賢整個人都舉起,“牛二蛋呢,他為什么沒有來?”

    “我……我不知道……”魏子賢都快呼吸不上來了,兩只腳不斷地撲騰著,“是他打電話讓我來的,說丁菲在這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過來了!姑奶奶,您放過我,您想要金銀財寶還是無邊的權力,我都可以給你……”

    “誰是你姑奶奶?!”白衣女人似乎對這個稱呼很反感,整個人的聲音都提高了幾個分貝。

    “那……那我叫您什么,姐姐、女士,還是妹妹……”

    “我是純爺們,純爺們!”

    白衣女人咆哮著,突然把魏子賢狠狠往地上一摔,接著又狠狠一腳朝著魏子賢的腦袋踹去。

    這一腳要是踩實了,魏子賢必當場腦袋瓜子四分五裂!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白衣女人因為極度的憤怒,整個頭發都飄揚起來了,露出來她那張似乎細膩又略顯粗獷的臉。

    那張臉,赫然是個男人的樣子。

    魏子賢嚇壞了,他還沒見過這么恐怖的人,明明身形、聲音都是一個女人,怎么突然又成了一個男人?

    “啊……”

    魏子賢一聲驚叫,當場昏死過去。

    白衣女人的腳還沒落下。

    “這就昏了?”白衣女人用腳踢了踢魏子賢,發出一聲不屑的冷笑。

    “嗚……嗚……”躺在一邊的丁菲依舊渾身發抖,雖然她對這個場面已經司空見慣,但白衣女人的那張臉,無論是誰見到都會怕啊。

    藏在樹上的牛二蛋,心中同樣無比驚駭。

    他也看清了白衣女人的臉。

    他立刻摸出手機給我發短信葉良現身,在我們縣城西邊的亂墳崗子……

    他剛把短信發出去,就聽一道陰沉沉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牛二蛋,你給誰發短信呢?”

    牛二蛋猛地抬頭,赫然發現葉良那張恐怖的臉就在自己眼前!

    不知什么時候,葉良竟然也爬上了這棵大樹,正對自己陰惻惻地笑著!

    又像男人,又像女人。

    “啊……”

    牛二蛋爆發出一聲驚叫,接著狠狠一拳朝那張臉砸了過去。

    longtaitou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