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930 混蛋,禽獸 為舊顧衷情的第1枚玉佩加更

作者:撫琴的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但也就在這時,丁菲突然一頭撲向牛二蛋,撲到了牛二蛋的懷里。

    她緊緊地抱著牛二蛋,抬頭流著淚說“二蛋,你別殺我,求求你了!”

    牛二蛋冷笑一聲,仍舊舉起刀來。

    “二蛋!二蛋!”丁菲哆哆嗦嗦地叫著“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在一起嗎?現在俞雪峰死了,我們終于能在一起了!二蛋,我要嫁給你,我想給你做老婆!你不是喜歡我嗎,你最愛的不是我嗎,我們在一起七八年,你怎么能下得了手?我也很愛你啊,以前只不過是俞雪峰有錢有勢,我礙于他的淫威才嫁給他,現在我終于自由了!二蛋,我們在一起吧,我保證一輩子只跟著你……”

    丁菲恐懼、害怕到了極點,眼淚如同泉水一般涌出。

    牛二蛋這一刀沒捅下去。

    他舉起另一只手,輕輕撫摸著丁菲的臉,將她的淚水一點點逝去。

    “丁菲……”

    “我在,我在!”丁菲抓著牛二蛋的手,顫顫巍巍地說“二蛋,我是你的,我永遠都是你的!還記得嗎,我們曾經在學校的小花園里許下終身,我說我一定會嫁給你的,現在這個愿望終于實現了啊!二蛋,你開心嗎,反正我好開心,我能和你在一起了,我終于能和我最愛的男人在一起了!”

    丁菲說著,又緊緊抱住了牛二蛋,想用自己溫暖的身軀來融化他、感化他。

    但是沒用。

    牛二蛋的一顆心已經碎成八瓣,再也不可能復原了。

    “我當然記得。”牛二蛋說“是你不記得了。丁菲,你和別人在一起,我不反對,你要嫁給別人,我也不反對。可你錯就錯在,已經做了別人的妻子,還想著羞辱我、禍害我,甚至殺掉我!此仇不報,我枉為人!”

    “二蛋,不要、不要!”丁菲痛哭流涕,緊緊地抱著牛二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看在咱們倆好過七八年的份上,把我給放了吧!咱倆以前不在一個班,光情書就寫過上百封,我們還去學校門口的奶茶店,一坐就是一個下午,那次咱倆牽著手逛街,還被老師給發現了,后來學校通報批評,還是沒有拆散咱倆……”

    丁菲如數家珍地說著過去的事,希望能喚醒牛二蛋哪怕一絲絲的心軟。

    但她錯了,她越是說這些,越是讓牛二蛋覺得可悲。

    過去的那些事,不僅沒讓牛二蛋覺得甜蜜,反而像是一記記又烈又重的巴掌,狠狠抽在牛二蛋的臉上。

    牛二蛋咬牙切齒,還是狠狠一刀捅向丁菲的背。

    “住手!”

    就在這時,一聲厲喝突然響起。

    牛二蛋驚訝地轉頭一看,就見臥室的門已經被人推開,是魏子賢帶著幾個人走了進來。

    “魏……魏公子?!”牛二蛋驚訝地說。

    看到魏子賢,丁菲就像是看到救星,猛地朝著魏子賢奔過去。

    丁菲當然認識魏子賢了,之前和俞雪峰一起去天城,見過魏子賢的。

    雖然她不知道天城的魏子賢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荒僻的縣城里,但是毫無疑問,現在只有魏子賢能救她的命。

    “魏公子,你救救我、救救我……”丁菲哭著跪倒在魏子賢的身前,痛哭流涕地說“牛二蛋把俞雪峰給殺了!”

    魏子賢看著丁菲一身又性感又風騷的貓娘裝,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趕緊把丁菲扶起來,說道“丁菲姑娘,你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接著,他便把丁菲擋在自己身后,接著厲聲問道“牛二蛋,你為什么殺掉俞雪峰!”

    丁菲則緊緊抓著魏子賢的衣擺,生怕牛二蛋再沖過來。

    牛二蛋則一臉迷茫地說“不是你讓我殺的嗎?”

    “胡說八道,我什么時候讓你殺……”

    話還沒有說完,牛二蛋就摸出一支小小的錄音筆來。

    “魏公子,咱說話可憑良心,之前咱倆的對話,我可是都錄下來了。”

    “哎,你……”魏子賢當然大窘,一張臉都紅了。

    說起來牛二蛋確實挺精明的,畢竟涉及到殺人啊,所以他長了個心眼,第一次雖沒來得及錄,但到后來又和魏子賢說起這個事時,便錄下來了,就怕日后會說不清。

    主要是不想給我找麻煩。

    之前他殺了人,我就費了好大力氣才把他救出來的。

    現在還真派上用場了。

    魏子賢是真沒想到牛二蛋會錄音,頗有些窘迫地說“你這是干嘛,咱倆私下的事……”

    牛二蛋說“魏公子,我沒其他意思,但我確實是受了你的命令。”

    “魏公子,你,你……”丁菲當然不可思議地看著魏子賢。

    “這個……”魏子賢無比尷尬,只好說道“丁菲姑娘,實不相瞞,確實是我讓牛二蛋殺了你丈夫的,主要是我查過你丈夫了,作惡多端、草菅人命,以前跟著他爹沒少做壞事……所謂國有國法的嘛,只能這么做了,希望你諒解吧。”

    其實魏子賢是在瞎扯,他之所以想殺俞雪峰,是別有用心的。

    丁菲一臉的復雜,時至此刻,他也不知怎么辦了。

    魏子賢輕輕咳了一聲“不過,我可沒讓牛二蛋殺你,完全是這家伙自作主張!”

    “是……”丁菲立刻說道“魏公子,您救救我!”

    俞雪峰已經死了,丁菲著實嚇得不輕,只能先顧自己。

    “丁菲姑娘,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魏子賢又轉頭看向牛二蛋,沉著臉說“俞雪峰有罪在身,我是讓你殺了他沒錯,可我沒讓你殺丁菲姑娘啊,你這又是什么意思?”

    牛二蛋無話可說,只好低下了頭。

    魏子賢繼續說道“好了,得虧我來得及時,沒有讓你釀下大禍!念你殺死俞雪峰有功,這事就算了吧,將尸體收拾了,離開這吧!”

    “是……”

    牛二蛋微微低頭,轉身抓起俞雪峰的尸體,腳尖輕輕一點,便跳到了窗臺上,從破洞處一躍而出。

    這一瞬間,他還回頭瞥了一眼,看到魏子賢正在安慰丁菲。

    丁菲正靠在魏子賢的肩膀上“嗚嗚”哭著,魏子賢則輕輕拍著丁菲的背,說沒事了、沒事了……

    牛二蛋微微皺了下眉。

    不知怎么,他覺得有點怪怪的。

    但也沒有多想,落地以后,抓著俞雪峰的尸體往別墅區后面的荒山上奔去。

    別墅區一般都建在郊區,荒山野嶺隨處可見,牛二蛋找了處偏僻的山坡,挖了個坑將俞雪峰給埋了。

    一邊埋還一邊納悶,因為俞雪峰犯了國法,所以魏子賢才想殺他的嗎?

    肯定不是。

    要是觸犯國法,自有法律定罪,還用得著暗殺嗎?

    魏子賢可是明明白白說過,就是看俞雪峰不順眼,才讓牛二蛋動手的。

    那么,為什么看不順眼?

    魏子賢沒有說,牛二蛋也不方便問。

    牛二蛋腦海中浮現出魏子賢安慰丁菲的畫面。

    牛二蛋覺得不太對勁,突然拋下鏟子,朝著別墅區奔了過去。

    很快,他便回到俞雪峰的別墅。

    那間臥室的燈還亮著,里面有說話的聲音傳來,顯然人還在的。

    因為窗戶破了個洞,所以里面的聲音清清楚楚。

    “不要……不要……”丁菲帶著哭腔。

    “嘿嘿,丁菲姑娘,你就從了我吧,為了得到你啊,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勁嗎……”

    牛二蛋一咬牙,整個人順著墻根飛竄而上,迅速踩到了二樓的窗臺上。

    透過破洞一看,魏子賢正按著丁菲。

    丁菲痛哭流涕,不斷地哀求著,還用手推魏子賢。

    但她一個女孩子,又怎么推得開魏子賢呢?

    丁菲穿著貓娘裝,本來就沒多少衣服,此刻更是被魏子賢扒得不剩多少了。

    牛二蛋終于知道魏子賢為什么想殺俞雪峰了,原來是為了得到丁菲,這個道貌岸然的第一公子,原來也是個人面獸心的王八蛋啊!

    魏老那么好的一個人,怎么會有這么不堪的孫子?

    混蛋!

    禽獸!

    看著這幕,牛二蛋的腦子當然嗡一聲響。

    他媽了個巴子的!

    牛二蛋倒不是心疼丁菲,現在的他對丁菲只有恨,沒有愛。

    他恨不得丁菲去死。

    但,作為一個正常男人,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女孩這樣受辱!

    “x你媽的!”

    牛二蛋咆哮一聲,猛地沖進了臥室中。

    隨著這聲怒罵,魏子賢在牛二蛋心中高高在上的尊貴形象,也徹底地崩塌了。

    魏子賢和丁菲齊刷刷朝他看去。

    “誰他媽讓你回來的?!”魏子賢一聲怒喝“給老子滾出去!”

    丁菲則痛哭著說“二蛋,救我!”

    之前,丁菲向魏子賢求助,希望遠離牛二蛋。

    現在,丁菲向牛二蛋求助,希望遠離魏子賢。

    完全調了下個。

    仔細想想,丁菲也夠可憐,像是生活在夾縫中,半點都由不了自己。

    “給老子滾出去,聽到沒有!”魏子賢仍舊死死按著丁菲。

    牛二蛋卻毫不顧忌,立刻就沖上去,一腳將魏子賢踢飛了。

    魏子賢“骨碌碌”滾下了床,狠狠撞在墻角,“哎呦”一聲慘叫,接著又怒喝道“來人、來人!”

    longtaitou0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