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 意外受控

作者:海天達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頓地孫順著雷神雕塑手中剩下的兩把雷神杵看去,眼睛豁然一亮:你是說被我虛無之刃斷掉的這截胳膊里,藏著嶗山雷擊木?

    “按照孫集福用尋龍尺測算的位置,與雕塑手中雷神杵指向的延長線,正好匯集在斷掉的雕塑胳膊上,這會是巧合嗎?”我笑著說道:“結果一試便知。”

    頓地孫聽罷,順著祭壇邊緣作勢就要跳到祭壇中,去查看那斷掉的一截雕塑胳膊的情況,我趕緊伸手攔住他:“頓老哥,我可不想像那天策府一般,被雷神杵搗蒜一般的猛砸”我指了指雕塑:“它的手中可是還有兩把雷神杵呢,我們下到祭壇中,萬一再觸發機關,那祭壇中可是被斷掉的雕塑胳膊所阻擋,我們陷入其中是無處躲藏的,我看啊,還是先解決了上方的威脅再說。”

    頓地孫瞇縫著眼睛,將頭燈拍亮,站在祭壇邊緣向上打量這雕塑:“我再給他來一記虛無之刃?”

    “我的躲遠點,您的虛無之刃有準頭沒?剛才是被小翻天印彈開,誤打誤撞的打到了雷神雕塑的胳膊上,現在讓你瞄準著打,我看有點懸。”我邊說邊跳下祭壇:“看你的了。”

    我腳還未落地,就聽得身后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回頭看去,雷神雕塑的握有雷神杵的胳膊已經被頓地孫的虛無之刃齊根切斷,掛著呼呼風聲砸向地面。我大呼到:“你倒是等我.....”

    話未說完,話聲已經湮沒在隆隆的聲響內,那雷神雕塑被切下的胳膊,落點離我不遠,暴起了大片的煙塵,我拍打著頭臉上的灰塵,在一片煙霧中嗆聲咳嗦不斷,邊咳邊嘟囔著:“你這也忒性急了點,這是要活活嗆死我啊。”

    煙塵中不辨方向,我只知道我剛落地就被煙塵覆蓋,為躲避煙塵,我俯低身子,原地轉了幾圈已經忘記了,為了脫離嗆人的煙塵,我只能估摸著個方向,向前走去,意圖脫離煙塵的覆蓋范圍。

    剛剛走了兩步,就看到兩個微弱的光點,恍恍惚惚,斷斷續續。我以為是頓地孫以頭燈和手電筒再給我打的信號,心頭一陣高興:“頓老哥雖然毛躁點,到還記得給我引個路,嘿,謝謝頓老哥.....”

    我沖著光點走去,忽然,實意法騰蛇激活的尸狗魄一陣戰栗,皮膚上汗毛直豎,身體的危險預警的本能,使我陡然止住步伐。

    我記得在祭壇上,面對控制孫集福的雷神原型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現在這種危險的氣息又來了,莫不是這貨又摸了出來,想要再煙塵中害我?

    那光亮見我停住腳步,卻閃了兩閃,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我心頭大嚇,額頭的冷汗滲了出來,人最怕莫名的危險,莫名的危險帶來的壓力,足以使人心理防線崩潰。

    我剛忙祭出實意法騰蛇,心海泛波一圈圈的以我為中心向外蕩去,心海泛波的回潮帶回來的信息,明顯感覺到一團光暈從我斜后方凌空沖我跳過來。

    一定是那個雷神原型,它的速度奇快,我都感覺到一絲冰冷扒在了我的頸后,這一刻,我真是驚慌失措,完全忘記了反抗,腦袋一頓空白,那一絲冰冷順著我的脖子延伸到大腦,我的意識海一陣震蕩。完了,雖然不知道什么原理,但是肯定是受控了,估計和孫集福的情況相比,好不了多少。

    這雷神原型遁逃入雷神祭壇的暗格內,看似被第一次斷掉的雷神胳膊封堵了暗格,估計那暗格通往外部,它不知道又順何處轉了出來,埋伏在旁伺機進攻,如今一時大意,竟被它所乘,雖然知道他懼光,懼槍響,但如今我已受控,腦中一片混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正當我絕望之際,那東西居然把手探進了我的懷內,雖然我意識海震蕩,意識受控,但心內還有感覺,不由得對它的行為奇怪不已,根據剛才它控制孫集福來看,它是以爪子縛繞人的脖頸,控制人的行動,如今它卻只是扒在我的肩頭,沒有用爪子勒住我,反而將一個爪子探進了我的懷內,什么情況?遇上個老流氓?壞了,他該不會是看上了我懷內藏著的三個玉牒吧?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收集的玄機門法寶,從來秘不示人的。

    它在我的懷內摸索了半天,掏出了一段釘子狀的物品,哦,原來是雷公墨。它對此物貌似很是歡喜,在我的肩頭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的逡巡,跳躍不止,時不時的拿過來在臉上蹭來蹭去。

    煙塵慢慢散去,正此時,一道光束射了過來,正映照在它的臉上,伴隨著頓地孫的大聲呼喝,它被燈光晃的一驚,將雷公墨快速的塞回我的懷內,身形一閃,如同一溜煙一般,又消失在了煙塵中。

    頓地孫奔了過來,對我一頓羅圈拍,意識海內的人魂幽精重新匯集,我漸漸感到神志回復,看著焦急不已的頓地孫一陣苦笑:“奶奶的,想不到這家伙藏得那么深,這一會功夫我也著了道。”

    “很是奇怪啊,為何你被它纏住,卻完好無損?”頓地孫迷惑的看著我:“你看他把孫老道弄成了什么模樣,難道它喜歡你這小鮮肉嗎?”

    我心內一團亂麻:從它從我懷內掏出雷公墨來看,它對雷公墨是有感應的,尤其是,從它的表現看,估計它對雷公墨很有好感,所以才愛屋及烏的沒有傷害我?

    可是,他既然如此喜歡雷公墨,為了掏了出來又給我塞了回去?它若把雷公墨偷走,我是根本無從阻攔的。

    再有,雷公墨本就藏在這洞內,它對雷公墨有感應,為何不自己去挖出來?雖然雷公墨有鹽水女神看護著,但以它這鬼魅一般的行動速度,估計挖出雷公墨也會順利逃離鹽水女神的進攻。

    想來想去估計只有一種解釋,這雷神原型應該是這個山洞的守護獸,那雷公墨本就是他的守護之物,這祭壇中的嶗山雷擊木也是由它來守護的。只是不知是誰這么大本事,能給它安排了這么個差事,難道真的是呂巖呂洞賓所為嗎?否則,難以想象還有誰能控制得了這個兇殘的雷神原型。

    我摸了摸脖頸,揉了揉被它踩踏的酸痛的肩膀,沖著頓地孫咧嘴笑了笑:“它只是在我身上跳了一段保健體操,無妨。”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三合最快历史开奖